当前位置: 白小姐中特网 > 社会热点 > 正文>>

山东巨野盗尸“生意”:团伙盗尸冒充他人办火化证龙眼儿最新喊麦

www.htcnc.net 时间:2018-04-17 05:16 白小姐中特网
原标题:山东巨野盗尸“生意”调查孙明喜傻眼了。2017年9月下旬,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民警在邻县——鄄城县孙楼村掀开孙运仁的棺材盖,孙明喜发现父亲孙运仁的尸

  原标题:山东巨野盗尸“生意”调查

  孙明喜傻眼了。

  2017年9月下旬,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民警在邻县——鄄城县孙楼村掀开孙运仁的棺材盖,孙明喜发现父亲孙运仁的尸体不见了,棺木里只剩下一个枕头和两个纸元宝。

  民警告诉孙明喜,孙运仁尸体在1年前下葬当天,就被巨野县太平镇开火车的刘昌领盗走。

  当地警方查明,2017年2月25日至3月2日,短短7天内,刘昌领伙同他人在鄄城县共盗走3具尸体。2012年,部分涉案人员也曾在巨野县盗走一具女尸。

  盗走的尸体,被用来顶替他人火化,办理火化证。由于最后一具尸体与死者性别不符,巨野县殡仪馆工作人员发现后报警,由此,4起尘封的盗尸案浮出水面。

 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判决书显示,今年1月15日至2月27日,涉案5人先后获刑,另外4人被另案处理。

  盗尸的背后,是传统土葬风俗之下,鄄城县与巨野县执行丧葬制度宽严有别,形成的一条买卖链。链条上,有火化证的需求者、寻找尸源的中间人和盗尸的实施者。

路作义指认儿媳谢来梅的空坟。在6年前,她的尸体被盗走。

路作义指认儿媳谢来梅的空坟。在6年前,她的尸体被盗走。

  盗尸

  2017年2月24日晚11时许,一辆黑色比亚迪轿车,缓缓停至菏泽市鄄城县孙楼村南侧的麦地旁。观察四下无人后,刘昌领从车里走下来。

  刘昌领自称在巨野县太平镇是“有头有脸的人”。他经营殡葬公司10余年,有一辆火化车,请专职司机开,包揽巨野、郓城两县,三四个乡镇的运尸生意。此外,他还拥有一家养殖场,“年收入能达到四五十万。”

  偷盗尸体,一方面是受金钱所惑,另一方面是为面子,“别人找你办事,你替他办了,就感觉脸上有光。”4月11日,在菏泽市巨野县太平镇镇政府附近,刘昌领向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回忆一年前的一起盗尸案。

  他从后备箱拎出撬棍、铁锹和装尸袋,打开手机探照灯,沿着田埂,向一处坟地靠近。

  当地有“圆坟”的规矩,死者下葬当天,坟头不会太大,“有的连棺材都盖不严。”刘昌领称,到第三天,死者家属才会添土,把坟丘加高、堆实,扩成1米多高的坟头。

  他靠近的坟头,正是一座还没有“圆坟”的新坟冢。土堆约半米高,棺材上覆土不过一立方米。孙楼村当地一名村民介绍,新坟覆土稀松,很容易被挖开,且复原后不容易被发现。

  52岁的刘昌领,手持铁锹挥舞了六七分钟,坟丘里的棺材便裸露出来。

  棺材两边有凹形的铁器固定,伸出来的两头带尖,钉在棺材盖和棺材侧面上,像一把锁一样锁住棺材,当地人称为“扒锯子”。

  通过“扒锯子”的分布,他已经知道死者性别。“菏泽当地下葬,棺材上要钉五个‘扒锯子’。男的左边3个,女的右边3个。”做了10多年殡葬生意的刘昌领说,眼前的这口棺材,左边钉了3个“扒锯子”,“埋葬的肯定是男尸。”

  用撬棍把“扒锯子”一一撬开后,刘昌领掀开棺材盖,死者确实是男性。他拽出尸体,塞进装尸袋。尸体并不重,“八九十岁的人死后,不过五六十斤,一只手就能提溜动。”刘昌领回忆。

  随后,他把棺材盖上,将坟头复原,扛起尸体,连同工具塞进汽车后备箱,整个过程约半个小时。盗尸完毕后,刘昌领开车返回老家巨野县太平镇。

  火化证

  盗走的死者,正是孙楼村的孙运仁,2017年2月21日,其因肝脏肿瘤去世,殁年81岁。

  在菏泽市普遍推行火葬的背景下,鄄城县是一个特例。由于管理不严,一些村民坚守“入土为安”的观念,偷偷将死者“土葬”。

  去年2月24日傍晚,按照当地风俗,孙运仁的尸体被下葬到孙楼村东南角的麦地里,不到4个小时,便被刘昌领盗走。

  实际上,刘昌领早就盯上这个坟头。当天,他来孙楼村买青山羊时,远远看到孙家正在办理丧事,“有人抬着棺材往麦地走,准备下葬。”他告诉重案组37号,当时就有了盗走尸体的想法。

  盗窃尸体,是为冒充他人火化。巨野县火葬政策抓得严,人死后没有火化证,没办法向政府部门“交差”。邓某的母亲死亡后,家人不愿意火葬,邓某便托刘昌领帮忙办理火化证,他认为刘长期接触殡葬行业,有“门路”。

  邓某许诺事成后给刘昌领13000元。金钱的诱惑下,刘昌领决定铤而走险——盗走孙运仁的尸体,代替邓某的母亲火化。

  当晚,刘昌领偷来孙运仁的尸体,并放置在自家车库。第二天早上6时许,他独自一人拉着尸体,带上邓某母亲的身份证,前往巨野县火化场火化。

  按照正常流程,火化工会检查尸体,并核对死者身份证后,再进行火化。

  由于拉过去的尸体与身份证上的性别不一致,在此之前,刘昌领特意进行装扮。“戴上老太太的帽子,将蓝色的被子换成红色。”此外,按照当地风俗,死者火化时嘴上会盖上一块白布。“上面遮一点,下面盖一点,他怎么辨认得出来?”

  刘昌领说,巨野县火化工“走过场”式地看了尸体和身份证信息,便进行火化。“老人去世后跟活着本来就不一样,火化工不容易辨认。”他告诉探员,如果长相差距确实很大,一般会拿着户口页去火化,因为上面没有照片。

  火化证办下来后,刘昌领交给邓某,邓某给了他13000元。巨野县许面庄村村民王明(化名)说,按照流程,拿到火化证后,邓某需要去户籍部门注销死者户口,民政部门也会检查火化证。

  7天盗尸3起

  巨野县火葬制度执行严格,导致部分村民有买尸冒充亲人(死者)火化的需求;鄄城县管理较松,有尸源。

  刘昌领说,自己从两县殡葬现状的差异中,嗅到商机——从鄄城倒腾尸体,卖到巨野顶替他人火化。在成功盗取第一具尸体后,他也尝到甜头,于是开始搜索下一个目标。

  寻找尸源,对于刘昌领并非难事,开了10多年火化车的他,总结了一套经验:坟头小,上面堆满花圈的,都是新坟;没“圆坟”的,下葬不超过三天;家属哭坟时,喊“我的爹”的,死者是男性,喊“我的娘”,便是女性。

  盗尸最好是在傍晚,或者深夜11点左右。傍晚时,村里人都在家吃晚饭,路上车来车往比较乱,没人在意。季节最好是在冬天,夏天尸体容易腐烂,“有味”。刘昌领介绍,在盗窃尸体时,自己会把车停在村口,行车路线也会进行一番琢磨,以防被人截住。

  盗走孙运仁尸体后的第二天,刘昌领发现孙楼村一公里外,王堂村的杨家正在吊孝。他尾随吊孝队伍进入杨家,得知傍晚会下葬。

  随后,他给陈修忠、刘昌超、姚福海三位朋友打电话,约定晚上去盗尸,并承诺会给他们报酬。

  刘昌领称,叫他们帮忙,是因为害怕被村里人发现。三个人没有正当职业,且家庭贫困,刘昌领提出这个想法后,三人便答应了。为打消他们的顾虑,刘昌领还告诉他们,“这是偷埋的,偷埋不合法,挖了没事。”

  当晚9时许,四人驾车来到村东头。刘昌领在车里等候,其余三人拿着工具,盗走杨邓氏的尸体。一个小时后,他们拉着尸体,回到30公里外的巨野县太平镇。

  这具尸体是巨野县的奚修东早就“预订”好的。次日,奚修东给刘昌领通过电话后,一名男子将尸体拉走。

  2017年3月2日,上述4人又在鄄城县沈口村的麦地,盗走陈景兰尸体,并交给巨野县的郭本国。




关键字 巨野县 巨野 火化证

相关文章

相关图文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