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河套信息港 > 文化新闻 > 正文>>

文创用品发力、平台自我推介 故宫成炙手可热“网红”张起灵桌宠怎么喂食

www.htcnc.net 时间:2017-12-02 17:01 河套信息港
因观展人数众多,故宫实行发号分时参观,每天免费发放16个时段的号码,每半小时放行该时段的150名观众进入午门正殿展厅。

  从几年前开始,故宫内的特展、文创产品、纪录片,一次次制造着“故宫热”,

  将近600岁的故宫,以多数人都不曾意料到的姿态,成为了炙手可热的“网红”

 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/徐天

  年轻人在旅行箱上挂着“奉旨旅行”行李牌,背的帆布包上画着故宫里的猫,挂着朝珠耳机听手机音乐,手机壳则用了龙袍的样式。女生们把海水纹、万字纹和纸胶带贴在了口红外壳上,男生们随手打开一把折扇,上面是雍正手书的“朕生平不负人”。到了年末,再去故宫的官方淘宝店,预定故宫设计的来年日历和对联门神。

9月18日,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专家和业务人员排起长队,利用周一闭馆日时间到午门观摩学习难得一见的北宋名画《千里江山图》。摄影/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杨可佳

9月18日,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专家和业务人员排起长队,利用周一闭馆日时间到午门观摩学习难得一见的北宋名画《千里江山图》。摄影/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杨可佳

  故宫很火。11月8日,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故宫迎接来华进行国事访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,又为故宫加了一把“火”。

  从几年前开始,故宫内的特展、文创产品、纪录片,一次次制造着“故宫热”,将近600岁的故宫,以多数人都不曾意料到的姿态,成为了炙手可热的“网红”。

  故宫热也烧到了学术界。年轻人慕名而来,想报考相关专业。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文博中心刚开设没几年的故宫学、文物鉴定与修复等专业,报名人数年年攀升,报名者中的极少数人,最后如愿进入了故宫工作。

故宫博物院文创旗舰店的部分产品。

故宫博物院文创旗舰店的部分产品。

  古老故宫的新话题

  2017年10月29日晚上十点,距离故宫闭馆已过去了五个小时,午门正殿展厅内的排队人群,还在向此行的重点《千里江山图》缓缓挪去。

  这是能看到《千里江山图》的最后一晚。这幅被誉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的画作,随着“青绿山水特展”展出了46天,即将撤展。而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,作为故宫藏品,它只全卷展出过三次。

  金溪在这缓缓挪动的队伍里,已等了六个半小时。当天早上八点一刻,在故宫开门之前,她已守在门外。安检后,虽然不少工作人员在喊“不要跑”,但包括她在内的不少观众都一路小跑,奔向午门城楼下。

故宫博物院文创旗舰店的部分产品。

故宫博物院文创旗舰店的部分产品。

  因观展人数众多,故宫实行发号分时参观,每天免费发放16个时段的号码,每半小时放行该时段的150名观众进入午门正殿展厅。也就是说,每天有2400名观众,可以见到《千里江山图》。尽管一刻不停地跑,金溪也只领到了当天倒数第二个时段观展的号码。

  到了观展时间的下午3:30,金溪得知,因观众移动缓慢,前一个时段的观众尚未入场。直到一个小时后,她才登上午门。又过了五个半小时,她终于来到了《千里江山图》的展柜前。工作人员不断提醒大家,不要停留,移动参观。最终,六个半小时的等待,换来了五分钟的鉴赏。她离开正殿时,身后的队伍里大约还有三四十人。

  排队时彼此闲聊,金溪得知,身边的三个男生来自天津,本来买了晚上八点的回程票,不得不为了展览改签。两个女生来自上海,周末特意来北京看展,将乘坐第二天早上的第一班高铁赶回去上班。一名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告诉她,最近一段时间,他们的下班时间都是晚上十一二点。

故宫博物院文创旗舰店的部分产品。

故宫博物院文创旗舰店的部分产品。

  两年前,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时,《清明上河图》等一系列藏品在故宫的“石渠宝笈特展”展出,“故宫跑”在那时应运而生,武英殿外等候的队伍,也如同此时午门的队伍一样蜿蜒曲折。有一次,最后一名观众离开时,已是凌晨五点。

  按照惯例,夜里的故宫是不对外开放的。紫禁城的所有宫殿早已沉睡,唯有特展展区内亮着灯。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办特展时承诺:“最后一个观众走了以后我们再关门。”

  当时,排在武英殿外等待着观石渠宝笈特展的文博爱好者华胥意识到,来看展的人似乎多于往年了。2004年,华胥来北京工作,因为业余爱好,他常常去故宫参观,然后在当时流行的博客、豆瓣上写下自己的感受。这个爱好在当时是很小众的,他和有着同样兴趣的一些网友也成了朋友。

  2005年是故宫博物院成立50周年,华胥记得,在延禧宫东边的展厅里,《清明上河图》被展出。华胥在一个周末的早晨前往观展,狭小的展厅略显拥挤,但队伍最长不过十几米而已。

  2009年和2013年,《千里江山图》先后两次在武英殿展出。除了不知情“闯入”的游客走马观花、喧哗而过,特意来观展的人依然不多。虽然展柜前人头攒动,但也远未形成队伍。

  从石渠宝笈特展开始,观展人数逐渐增多,队伍也愈发长了起来。今年青绿山水特展《千里江山图》撤展前夕,华胥再去故宫,七点多钟到达午门领取预约券后,从预约的入场时间开始排队,到再次见到这件千古名作,则花了将近五个小时。

  因多年喜好,华胥与不少故宫内的工作人员成了朋友。过去,故宫上上下下都埋头做事,与社会公众始终保持着疏离的状态。但事实上他们也希望通过努力,把自己长期的工作成果展现给大家。

  2012年初,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任故宫博物院院长。几名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的人均提到,单霁翔是一位十分主动且善于和媒体打交道的人。现在,他全年要在外面作几百场讲座,“他愿意把故宫的不足、进步都及时地和社会公众进行交代,与大家形成良性互动。”

  单霁翔在几次不同的演讲中都提到,五年前紫禁城的开放面积占30%,2014年达到52%,2015年超过了65%,去年开放到了76%。他希望在三年以后能开放超过80%。

  在这几年里,故宫竖起了495块指示标牌,增加了1400把实木座椅,拆掉了11200平方米的临时建筑,给开放参观的大殿架起了冷光源。




关键字 中国 文创 故宫 博物院 章宏伟

相关文章
  • “传统文化在新时代语境下的表达”文创作品展览在京开幕南宁音乐节
  • “网红”故宫,没有“冷宫”李庆善 标本


  • 相关图文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